中文 EN
“路”之文化

      中國從修建牛、馬車(chē)路到建成現代化的公路網(wǎng)的發(fā)展過(guò)程,大體可劃分為古代道路、近代道路和現代公路三個(gè)時(shí)期。 

  中國古代道路(公元前21世紀~公元1911年)早在公元前2000年前,中國已有可以行駛牛、馬車(chē)的道路。據《古史考》記載:“黃帝作車(chē),任重致遠。少昊時(shí)略加牛,禹時(shí)奚仲駕馬”。西周時(shí)(公元前1066~前771年)道路初具規模。在道路規劃方面有“匠人營(yíng)國,國中九經(jīng)九緯,經(jīng)涂九軌,環(huán)涂七環(huán),野涂五軌”(《周禮》)的記載;在道路管理方面有“司空視途”,“列樹(shù)以表道,立鄙食以守路”,“雨畢而除道,水涸而成梁”(《周語(yǔ)》)的記載;在道路質(zhì)量方面有“周道如砥,其直如矢”(《詩(shī)經(jīng)》)的記載。 

  戰國時(shí)期秦惠王始建陜西至四川的褒斜棧道。這條棧道是在峭巖陡壁上鑿孔架木,鋪板而成一條通道。 

  秦朝時(shí)期,秦始皇在道路修建方面強調“車(chē)同軌、書(shū)同文”(《史記》),并“為馳道于天下”(《漢書(shū)》),修建車(chē)馬大道,統一道路寬度采取了一系列措施。公元前500年左右,隨著(zhù)一些城市興起和發(fā)展,形成許多商隊道路。公元前2世紀,中國通往中亞細亞和歐洲的絲綢之路開(kāi)始發(fā)展起來(lái)。 

  秦漢時(shí)期發(fā)展了館驛制度,十里設亭,三十里設驛。西漢設亭道路延續總長(cháng)可達十萬(wàn)里。唐代是中國古代道路發(fā)展的極盛時(shí)期,初步形成以城市為中心的四通八達的道路網(wǎng)。宋代、元代、明代對驛道網(wǎng)的建設和管理也有所發(fā)展。清代的道路網(wǎng)系統分為三等:①“官馬大路”,由北京向各方輻射,通往各省城;②“大路”,自省城通往地方重要城市;③“小路”,自大路或各地重要城市通往各市鎮的支線(xiàn)。在各條道路的重要地點(diǎn)設驛站?!肮亳R大路”分成東北路、東路、西路和中路四大干線(xiàn),共長(cháng)4000余華里。 

  中國古代道路建設取得輝煌的成就,如李春創(chuàng )建的趙州橋,工程艱巨的棧道,在中國和世界道路發(fā)展史上都占有一定地位。 

  中國近代道路(1912~1949年)  自20世紀初汽車(chē)輸入中國以后,通行汽車(chē)的公路開(kāi)始發(fā)展起來(lái)。從推翻清朝建立中華民國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是中國近代道路發(fā)展的時(shí)期,但發(fā)展緩慢,并屢遭破壞,原有的馬車(chē)路(有的也可勉強通行汽車(chē))和馱運道仍是多數地區的主要交通設施。這個(gè)歷史時(shí)期大致可分為清末和北洋政府時(shí)期、國民黨政府前期、抗日戰爭時(shí)期和解放戰爭時(shí)期四個(gè)階段。 

  清末和北洋政府時(shí)期(1912~1927年)  是中國公路的萌芽階段。中國最初的公路是1908年蘇元春駐守廣西南部邊防時(shí)興建的龍州-那堪公路,長(cháng)30公里,但因工程艱巨,只修通龍州至鴨水灘一段,長(cháng)17公里。1915年兩廣巡閱使陸榮廷指揮工兵修筑邕(寧)武(鳴)公路長(cháng)42公里,1919年通車(chē)。1917年譚浩明用軍餉招工修筑龍州至水口公路,長(cháng)33公里,1919年通車(chē)。1917年中國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,為軍用而開(kāi)辟了張家口至庫倫運輸線(xiàn),全長(cháng)1930華里,于同年10月11日開(kāi)始客運。1913年湖南興修長(cháng)沙至湘潭公路長(cháng)50公里,1921年竣工。民國初年張謇倡建的江蘇省南通唐閘至天生港公路(長(cháng)6公里),南通至狼山公路(長(cháng)10.37公里)開(kāi)始修建,并于1916年修通。廣東省的惠(州)平(山)公路,長(cháng)33.2公里,1913年開(kāi)工,1921年5月1日通車(chē)。1920年華北五省遭受旱災,以工代賑招集災民修筑了山東省的煙(臺)濰(坊)公路,1922年8月試車(chē)通行。這些公路修建都較早,一般是從軍路開(kāi)始,以地方發(fā)動(dòng),民間集資或商人集資方式修建的。當時(shí)東南沿海各省處于軍閥割據和混戰情況下,大都各自為政,互不聯(lián)系,修建的公路既無(wú)規劃,又無(wú)標準。據統計,截至1927年,中國公路通車(chē)里程約為29000公里。 

  國民黨政府前期(1927~1936年)  是公路開(kāi)始納入國家建設規劃階段。1927年,國民政府的交通部和鐵道部草擬了全國道路規劃及公路工程標準。1932年,全國經(jīng)濟委員會(huì )籌備處奉命督造蘇、浙、皖三省聯(lián)絡(luò )公路,仿照國外中央貸款筑路辦法,籌集基金,貸給各省作為補助筑路之用。并組織三省道路專(zhuān)門(mén)委員會(huì )統籌規劃工作。1932年冬,在督造蘇、浙、皖三省聯(lián)絡(luò )公路的基礎上,在浙江溪口召開(kāi)了蘇、浙、皖、贛、鄂、湘、豫七省公路會(huì )議,除確定七省的督造路線(xiàn)外,還將陜、甘、青等省和贛、粵、閩邊境的重要公路納入督造之列,在西北地區,修筑西(安)蘭(州)公路和西(安)漢(中)公路,使陜、甘、川三省交通得以聯(lián)貫。據統計,截至1936年6月中國公路通車(chē)里程達到117300公里。 

  抗日戰爭時(shí)期(1937~1945年)  抗戰初期,幾條主要鐵路(如平漢、粵漢等)運輸干線(xiàn),幾乎全被日本侵略軍切斷,上海、廣州等口岸也被封鎖,為溝通大后方交通和打通國際道路,公路成為陸上交通主要通道。那時(shí),為抗日戰爭的急需而搶修了一些公路。在北戰場(chǎng)搶修了以石家莊為中心的石德(州)、石保(定)、石滄(州)等軍用公路,搶修了環(huán)繞北戰場(chǎng)外圍的太原至大同和晉南、豫中等公路,總長(cháng)達3600余公里。在南戰場(chǎng)主要搶修了蘇、浙、皖三省被破壞了的橋梁。此后,隨著(zhù)戰場(chǎng)的轉移,趕筑或改善汴(開(kāi)封)洛(陽(yáng))、廣(州)韶(關(guān))、武(昌)長(cháng)(沙)、漢(口)宜(昌)公路以及鄂省東北、東南通達皖贛各地的干線(xiàn)和支線(xiàn),疏暢以武漢為中心的輻射線(xiàn)交通網(wǎng)。同時(shí),在西北改善了西(安)蘭(州)公路、蘭(州)新(疆)公路,在西南修筑和改善了川陜公路、滇緬公路,整修了川湘公路和湘黔、黔桂、川黔、黔滇以及湘桂公路。這一時(shí)期新建公路共14431公里,其中多數是遠在地理與自然條件均較惡劣的邊陲地區,不論勘測設計或施工,工程都是十分艱巨的,其使用多服務(wù)于軍事,對標準和質(zhì)量要求不高,而且時(shí)興時(shí)廢,往往修筑和破壞交替發(fā)生。據統計,截至1946年12月,中國公路總里程達130307公里。 

  解放戰爭時(shí)期(1946~1949年)  抗戰勝利后,由于進(jìn)行解放戰爭,公路交通以軍用為主。公路建設進(jìn)展不大。特別是國民黨軍隊潰退時(shí),公路遭到嚴重破壞。截至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前夕全國公路能通車(chē)的只剩下75000公里。 

  從中國近代道路的整個(gè)歷史時(shí)期看,中國公路的發(fā)展是從無(wú)到有,從少到多,并隨著(zhù)交通量和車(chē)輛載重量的增大,線(xiàn)路和橋梁標準逐步有所提高。但因缺乏資金,缺乏公路建設的規劃,即使有規劃,也難于起到應有的作用,致使建成的公路在分布上很不合理。按1942年統計,東部幾省公路每50平方公里有一公里,而西北及西南各省每800平方公里有一公里。 

  就公路工程技術(shù)而言,修建的公路多為泥結碎石路面。1933年到1946年間,先后在南京、重慶、昆明、樂(lè )山等地進(jìn)行了水泥混凝土、塊石、級配碎石、水泥穩定土、瀝青表面處治、彈石等各種類(lèi)型的路面試驗,但因受到戰爭的影響,試驗成果很少應用。這個(gè)時(shí)期只在滇緬公路上修筑了157公里的雙層瀝青表面處治路面和100公里的彈石路面;在樂(lè )(山)西(昌)公路修筑了62公里的級配碎石路面;水泥穩定土路面為數不多。
 

  筑路機械在抗戰期間雖已在滇緬公路等修筑中開(kāi)始引進(jìn),然而機械配件和燃料供應困難,也難于推廣使用。 

  橋涵結構方面,少數采用懸索吊橋、鋼桁架(梁)橋、鋼筋混凝立梁式橋(包括懸臂梁、T形梁、連續梁等),因建筑材料多需進(jìn)口而建造不多。較普遍采用的是永久式或半永久式的圬工結構,既可因地制宜、就地取材,又容易舉辦。 

  在公路養護方面,抗日戰爭前多數地區的公路缺乏經(jīng)常養護,只有少數路線(xiàn)建立了養路道班。1938年,當時(shí)的中央政府公布了一些有關(guān)養護管理的規章制度,但缺乏技術(shù)要求內容。由于路面多是泥結碎石或天然土路,而橋梁又多是木制或石(磚)砌的,各省自訂的一些養護技術(shù)要求十分簡(jiǎn)單。1947年,公路總局公布了《養路須知草案》,共120多條,包括了路基、路面、橋涵、渡口、房屋等工程設施保養的內容。 

  中國現代公路(1949~1983年) 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后,中國公路建設進(jìn)入了逐步現代化的時(shí)期。其發(fā)展過(guò)程經(jīng)歷了五個(gè)階段。
 

  國民經(jīng)濟恢復時(shí)期(1949~1952年)  這個(gè)時(shí)期內從上到下建立了公路管理機構,并建立了設計、施工和養護的專(zhuān)業(yè)隊伍。同時(shí),國家頒布了一系列重要法規,對公路留地辦法、公路養護辦法、動(dòng)員民工整修公路辦法、養路費征收辦法等等,作出了明確的規定。這個(gè)時(shí)期內,又進(jìn)行了全國公路普查,全面恢復并改善了原有公路。到1952年底,公路通車(chē)里程達到12.6萬(wàn)公里,有路面的里程達 5.5萬(wàn)公里。同時(shí)由國家或各省、市、自治區投資,專(zhuān)業(yè)隊伍負責設計施工,重點(diǎn)公路建設迅速發(fā)展,如康藏公路(后改稱(chēng)川藏公路)、海南島公路、成(都)阿(壩)公路、昆(明)洛(打洛)公路、廣(州)海(安)公路、沈(陽(yáng))大(連)公路、福(州)溫(州)公路等相繼興建。對一些原有的重要干線(xiàn),如川隴、川湘、川滇、川康、京塘等公路進(jìn)行了改建。公路交通的發(fā)展,有力地支援了抗美援朝戰爭和全國的建設事業(yè),并為第一個(gè)五年計劃的實(shí)施打下了基礎。 

  第一個(gè)五年計劃時(shí)期(1953~1957年)  是公路建設穩定發(fā)展階段。各級公路部門(mén)補充完善了各項管理制度和技術(shù)規范,公路建設隊伍進(jìn)一步充實(shí)發(fā)展,使各項工作走上了正軌。這個(gè)時(shí)期內確立了通過(guò)養護,分期改善和逐步提高公路質(zhì)量的方針;確定了依靠群眾,就地取材,大規模改善土路,加鋪各種路面的原則;創(chuàng )立了泥結碎石路面加鋪級配磨耗層和保護層的養護技術(shù);推行了木橋防腐,改良工具等措施,大大改善了路況。在此期間,已開(kāi)工的公路干線(xiàn)迅速建成通車(chē),并繼續修建了沈(陽(yáng))丹(東)公路、通(遠堡)莊(河)公路、濰(坊)榮(成)公路、新藏公路等干線(xiàn)。國務(wù)院于1955年公布了《改進(jìn)民工建勤養護公路和修建地方道路的指示》,使專(zhuān)業(yè)隊伍和群眾力量密切結合起來(lái),加快了建設速度。在這個(gè)時(shí)期內,縣鄉公路得到普遍發(fā)展,公路通車(chē)里程和有路面里程增長(cháng)了一倍,分別達到25.4萬(wàn)公里和12.1萬(wàn)公里,橋梁達到3.5萬(wàn)座,55.1萬(wàn)延米。 

  “大躍進(jìn)”時(shí)期和國民經(jīng)濟調整時(shí)期(1958~1966 年)  是公路數量猛增、再進(jìn)行鞏固的階段。1958年,制定了“簡(jiǎn)易公路”的標準,公路里程猛增,但質(zhì)量標準較低。1962年,公路建設開(kāi)始了調整、鞏固、充實(shí)、提高的階段,恢復和完善了若干基本政策和制度,調整健全了公路機構和建設隊伍,試驗推廣了渣油路面、雙拱橋和鉆孔灌注樁橋基等技術(shù)成果。在此期間,重點(diǎn)建設了一些國防干線(xiàn)公路如水(口)漳(平)線(xiàn)、徐(州)連(云港)線(xiàn)以及中尼公路等。據統計,截至1965年底,公路通車(chē)里程達到51.4萬(wàn)公里,有路面里程達到30.5萬(wàn)公里,其中高級、次高級路面由1962年的571公里增長(cháng)到 5547公里,橋梁增長(cháng)到10.4萬(wàn)座,156.6萬(wàn)延米,公路綠化里程達到18萬(wàn)公里。 

  十年動(dòng)亂時(shí)期(1966~1976年)  公路建設仍有發(fā)展。渣油路面發(fā)展較快,十年中增長(cháng)了10萬(wàn)公里;還相應地改善了線(xiàn)路標準;絕大部分木橋改建為永久性橋梁,使橋梁永久式比重由原來(lái)45%左右提高到90%以上;一大批干線(xiàn)上的渡口也改建為橋;公路自辦工業(yè)有了較大發(fā)展,機械設備逐年增加。國防邊防公路建設和縣社公路建設也有不少進(jìn)展。截至1976年底,公路里程增長(cháng)到82.3萬(wàn)公里,有路面里程增長(cháng)到57.9萬(wàn)公里,其中高級、次高級路面(主要是渣油表處路面)達到10.8萬(wàn)公里,橋梁達到11.7萬(wàn)座,293萬(wàn)延米。公路綠化里程達到25.4萬(wàn)公里。但是,由于“文化大革命”對公路修筑、管理和養護的影響和破壞,有的地區路況下降,工程質(zhì)量事故和交通事故相當嚴重。 

  社會(huì )主義經(jīng)濟建設新時(shí)期(1977~1983年)  是公路改革和提高的新階段。在這個(gè)時(shí)期內,恢復并改革了各項規章制度,加強養護,扭轉了路況下降的局面,對原有已使用超齡的渣油路面進(jìn)行了及時(shí)維修補強。1979年進(jìn)行了全國公路普查和國道網(wǎng)的劃定工作。自1977~1983年的7年中,新增公路9萬(wàn)多公里,永久式橋梁近2萬(wàn)座,100萬(wàn)延米。在此期間,建成了北京-密云、沈陽(yáng)-撫順、南京-六合等一級公路以及多條二級公路。截至1983年底,全國公路通車(chē)里程達到91.5萬(wàn)公里,比1949年增長(cháng)10.5倍;鋪有路面的里程達到70.5萬(wàn)公里,其中高級、次高級路面為18萬(wàn)公里,比1949年增長(cháng)570倍;橋梁總計13.9萬(wàn)座,399.4萬(wàn)延米,其中永久式比重由 1949年的30%左右提高到96.3%。在全長(cháng)5400多公里的黃河上,1949年只有一座蘭州黃河鐵橋,到1983年,從青海的黃河源到山東入???,已建成公路橋近40座,其中洛陽(yáng)黃河橋全長(cháng)3492米,濟南黃河公路橋主孔跨度為220米,北鎮黃河橋樁深107米。在長(cháng)江上,也已建成各種類(lèi)型的公路橋20座。 

  中國現代公路科學(xué)技術(shù)取得了巨大的進(jìn)步。在路面工程方面創(chuàng )立和發(fā)展了泥結碎石路面和砂石路面的養護、改善技術(shù);發(fā)展了石灰穩定土路面基層;研究利用國產(chǎn)多蠟渣油和瀝青修筑了高級、次高級路面;使公路行車(chē)條件大大改善。在路基工程方面研究成功了一整套路基爆破新技術(shù);在冰凍地區發(fā)展了防治公路翻漿的措施;在鹽湖地區修筑了世界上少有的鹽塊路;在高原多年凍土地區修成了瀝青路面。在橋梁工程方面提出了石拱橋實(shí)際承載能力的計算理論和方法,建成了最大跨徑為116米的四川九溪溝橋,創(chuàng )造了民族風(fēng)格的省工省料的雙曲拱橋,最大跨徑已達150米。在橋型上發(fā)展了箱形拱橋、鋼架拱橋、扁殼橋、少筋微彎板組合梁橋等。在橋梁基礎方面試驗成功了一整套適合國情的鉆孔灌注樁技術(shù),大大加快了建橋進(jìn)度,降低了造價(jià)。此外,還學(xué)習、引進(jìn)了各種國外先進(jìn)技術(shù),如乳化瀝青、預應力混凝土橋,各種勘測設計新技術(shù)以及交通工程學(xué)的理論和應用等。在公路養護方面隨著(zhù)公路和汽車(chē)數量的增長(cháng),增加了養護里程,壯大了養路隊伍。截至1983年底,經(jīng)常養護的公路已占總里程的80%以上,基層養路段有2700多個(gè),養路道班近5萬(wàn)個(gè),固定的養路從業(yè)人員達78萬(wàn)余人。公路養護質(zhì)量逐年有所提高。同時(shí)對公路逐年進(jìn)行一些技術(shù)改造,提高了公路的通行能力和抗御災害能力。
亚洲欧美在线